第08版:五角场·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江湾湿地鸟趣

  ■杜祖德 文

  说来惭愧。我也算久居杨浦区的人了,所住处距江湾五角场可谓近在咫尺。但“新江湾湿地生态爱鸟基地”的信息却是由外区朋友发来的照片才获悉!

  为弥补这个缺憾,初夏的一天由外区朋友带我去那一探究竟。

  我俩从政悦路踏入寻访的路径,穿过繁茂的丛林后再沿着河岸朝里走。由桥面翻过一道沟渠,便来到一块写着“新江湾湿地生态爱鸟摄影基地”的牌子面前,友人说,见到观鸟亭才算进入观鸟地域。

  观鸟亭的位置很好,处在两河呈丁字交汇的顶端,给视觉带来了纵深的景致。观鸟亭构架简洁、通透。在亭里就可把对岸景色一览无遗地收入眼帘。先于我们到这里的“打鸟”人——摄影人对专摄鸟的一种谑称——已把各种摄影器材在河岸一字排开。

  靠亭子一边的河面种着睡莲、荷花等,给单调的河面抹了层翠色。这里的水生植物密集连成一片,就像河中铺就出一块绿洲,其间还竖着几根形似枯枝供鸟停歇的站桩。对岸密匝参差不齐的树梢在蓝天中勾勒出一道别致的天际线。

  四周很安静,能听到缓缓的水流声。

  这里能看到鸟吗?我不免心生疑惑,便轻声地问朋友。他指着对岸说,林里有白鹭在等着“开饭”。细一看果不其然,在绿色丛林中有几只显眼的白鹭和难辨的夜鹭正在静候着。

  但寂静并不多久。耳朵就听得河面上传来短促的鸟鸣,循声望去只见有一个贴着水面疾飞的鸟影,飞得极快,没容你细辨就在眼前消失。朋友说这是翠鸟。不一会儿,河面上空也传出“喳、喳”叫唤,抬头望去只见从对岸林中窜出一只鸟正在河的上空鸣叫着掠过。熟悉的人说那是灰喜鹊。它们的出现打破了河边的安宁,为这里的静谧增添出一份灵动和生机。

  熟悉的人都知道,这里每天会有两趟人欢雀跃的喂食精彩。我正巧赶上并看了全过程。

  随着护鸟人一声声悠长的“鹭——鹭——”的呼唤,随着向河面弹投出的喂食小鱼,这里顿时热闹了起来。闻声飞来的白鹭、夜鹭纷纷展翅前来抢食。飞行的白鹭颇夺人眼球。瞧,它那洁白的羽毛,修长的身子,尤其那优美的翔姿,简直就像-朵朵白云在移动。它们或是半空叼接或是俯冲捡拾。尽管鹭多鱼少,一时供不应求,十几只白鹭并没为食发生打斗或欺啄。得手的叼着鱼飞到别处享用,失手的则回到岸边枝头伺候。

  最有趣的是些小白鹭,似乎仗着身轻,竟尝试站到睡莲叶上歇脚。它们双脚刚踩上叶面,睡莲叶便不堪负重缓缓地往下沉,河水慢慢地上浸直到没至膝处,它们才不得已地振翅避险。随着起飞,失负的睡莲叶复浮上水面。如此反复数次,真让人有点忍俊不禁。

  随着护鸟人的吆喝声不停,投出的鱼也接连不断。那十几只白鹭更是你刚叼走我登场,频繁地穿梭起落。原本寂静的河面,人鸟和谐的画面煞是好看。这时,不要说那些“打鸟” 的人,就连我们这些不摆弄相机的人也会不禁掏出手机猛拍一通。

  白鹭的盛宴结束了,沸腾的河面又恢复原样。愉悦的心情仍在体内不断散发。有人端着相机在拍翠鸟叼鱼。它是单体活动,不像白鹭那样成群结队。细心的护鸟人在浅水缸里为它养着活小鱼。我见过朋友拍的几张翠鸟叼鱼的成功照片,真是栩栩如生,可爱至极。

  来这里短短数小时,见到了些不常见的鸟类。护鸟人告诉我这里有三十多种鸟,侯鸟届时也会光临,俨然已成鸟的乐园。一些摄影班、美术班还把这里当作野外课堂。更有外省、外国的摄影者来此采风。新江湾湿地有这样一块鸟的乐园真让杨浦人引以为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焦点
   第03版:城事·三区
   第04版:民生·社会
   第05版:评论
   第06版:生活·资讯
   第08版:五角场·文苑
江湾湿地鸟趣
青凉伞上微微雨
但愿顺生而行
购买快乐
退休日子也幸福
杨浦时报五角场·文苑08江湾湿地鸟趣 2019-08-13 2 2019年08月13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