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生活·资讯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神秘嘉宾造访滴水湖

  据文汇报 每年冬天,临港滴水湖畔都会吸引大批候鸟前来栖息越冬,也因此成了观鸟爱好者们的打卡圣地。近日,一只从没见过的“黑鸭子”进入了不少“鸟友”的镜头。它是什么鸟种?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查资料、问专家,经过一番忙活,终于“破案”:原来它的名字叫“丝绒海番鸭”,此前从未在中国境内出现过。它的到来,也意味着中国鸟类再添新物种。

  滴水湖来了只奇怪的“黑鸭子”

  元旦前后,一位“鸟友”在滴水湖发现了一只罕见的黑海番鸭雌鸟,它上次现身上海还是2012年。这件事迅速成为各大观鸟圈的热议话题,许多观鸟爱好者专程驱车赶往滴水湖,只为一睹黑海番鸭的“芳容”。

  在众人争相观赏黑海番鸭的同时,一群斑脸海番鸭闯入观鸟者镜头。1月5日,在一个名为“生态南汇”的“鸟友”微信交流群中,有人发布照片并请教说:“它们中好像有一只和其他的不太一样。”此话一出,立刻引起“鸟友”们的热烈讨论。身为上海野鸟协会会员的上海自然博物馆自然史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何鑫来到滴水湖实地考察发现,引起争论的鸭子果然不是斑脸海番鸭,而是丝绒海番鸭。

  “和斑脸海番鸭相比,丝绒海番鸭喙基部的裸区和喙的分界线形状为折线,折角靠近鼻孔上方。”何鑫说,2019年,丝绒海番鸭从斑脸海番鸭中独立出来,成为被世界鸟类名录等承认的独立物种,而它此前从未出现在中国的鸟类记录中。

  造访滴水湖或许是因为“跟错团”

  据介绍,丝绒海番鸭常见于欧洲大陆,其越冬区域应该位于西欧南部海岸线至地中海北部区域,也会出现在黑海和里海。东亚地区鲜有丝绒海番鸭造访的记录,唯一一次现身是在2012年冬季的日本北海道。

  是什么原因让它来到滴水湖的?何鑫分析,就像人类旅游出行一样,鸟类迁徙前也会聚集成大大小小的团体,这时一些“迷糊”或者“眼神不好”的鸟儿常会跟错群。也许这只丝绒海番鸭就是跟着“隔壁团”的斑脸海番鸭,一路来到了上海。待到春暖花开之时,“小家伙”又会跟着野鸭群再次踏上北返的旅程。

  既然是丝绒海番鸭“跟错团”造成的“乌龙”,那么是否可以说中国鸟类又添新种呢?何鑫解释说,是否认定为新物种,主要看动物是否是野生的,就算是“乌龙”造访,也是自然扩散的一部分。更何况,也许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它们的身影。

  观鸟人数激增,为记录发现新物种立功

  如果要论这次发现新物种的“首功”,观鸟爱好者当仁不让——他们拍到了鸟,并在网上热烈讨论,这使得科学家得以立即跟进,继而进行观察和研究。

  事实上,观鸟本身就是一种非常适合大众参与的科学活动,人类对鸟类的认识有不少都是由观鸟者推动的。比如,过去通常认为上海的鸟类大约有400种,但截至2018年,这一数字已精确到484种,或许一两个月后公布的数字会更加喜人。

  近年来,观鸟在中国日渐流行。何鑫的一篇调查显示,七八年前,国内的观鸟组织约有30多家,去年预计增长了一倍,这其中还不包括各种各样的拍鸟协会。“滴水湖已经成为长三角乃至全国著名的观鸟圣地,2017年这里曾出现过一种军舰鸟,也吸引了全国各地的‘鸟友’从四面八方赶来。”何鑫说。

  观鸟队伍的不断扩容,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我国发现鸟类新物种的概率——过去,科学家可能每周只能去一两个地方踩点;而现在,有许多人默默等待着鸟儿的出现,一旦有新发现,就会有更多人知道它们的踪迹。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城事·三区
   第04版:民生·社会
   第05版:评论
   第06版:生活·资讯
   第07版:焦点
   第08版:五角场·文苑
16个新职业发布新机遇,你能抓住吗?
豫园金鼠与米老鼠共迎中国年
神秘嘉宾造访滴水湖
“一网通办”引入支付宝微信
市民办事体验持续提升
广告
杨浦时报生活·资讯06神秘嘉宾造访滴水湖 2020-01-14 2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