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五角场·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街头艺术

  ■冯诗齐 文/摄

  欧洲的街头艺人似乎很常见。比如活人装扮的“雕像”,一动不动做某个姿势站那儿,还要浑身洒上金粉或是别的什么粉,等人施舍几个钢蹦,这钱挣得真是不易。可是那些演员好像并不以此为苦,每天按时“上班”,没有人注意他,也不着急。遇到有爱心的小朋友前来投币,“活雕塑”会感动得弯下腰来与孩子作一番简单互动,借此松松筋骨。而多数时候,路人几乎不会去理会他们的存在——司空见惯了么!我不知道支撑他们坚持的动力是什么,因为单纯从经济考虑,他们的表演是挣不了几个钱的。那么,就只能说是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了。

  也许演唱艺人的状况要好些。街头的表演艺术家,有单打独干的,也有多人组合的。在爱丁堡老城的中心大道“皇家英里(Royal Mile)”,一位全副行头打扮齐全的苏格兰风笛手,不知疲倦地演奏着风笛曲。这好像是此地的保留节目,因为各处的介绍,包括网上,都对这位可敬的演奏者作过介绍。然而他的位置并不在景点,好像不是“官方指定”。那么,光凭一己之力,能常年坚持做一件事而乐此不疲,真难为他了。

  在以时尚为标识的泰晤士河南岸,经常可以见到弹唱的歌手,特别是在桥洞下、街角处,那些人流密集游客众多的地方。不过,行色匆匆的路人,几乎不会驻足欣赏他们的歌喉或乐曲,为他们的表演“打赏”自然也不多见。猜想,对于一个刚踏进圈子的音乐人而言,在街上“练摊”固然有经济上的必要,但更多的,恐怕是考虑来“练胆”的,以便为将来走上舞台、站在聚光灯下先行做一番预热。再者,在现代高速运转的社会,属于“高雅”的艺术品,其妙处往往得不到俗众的关注。拿绘画或雕塑为例,一件展会或画廊里的杰作,能吸引观众哪怕几秒钟的注目就属不易。同样,对一位街头艺术家而言,如果有人“打赏”他,无疑是对他的格外青睐。即便只有几个分币,对艺人的鼓励作用也不可估量。所以,看到街头艺人多,千万别以为这里的艺术已然穷途末路,以至艺术家都要到路边乞讨了!

  除了音乐,民间的画家在街头也能找到用武之地。泰晤士河并不能算是一条巨川大江,不过在南岸千禧桥附近,堤岸下面还保有一小块沙滩,河水退潮时,居然有沙雕艺人在下面搞创作。虽然只是做了一个简简单单的长沙发,不过倒是郑重其事地一修再修。岸上有人往下扔了一枚辅币,艺术家还不忘道一声“Thank you!”

  南岸滑板场(South Bank Skate Park)是伦敦滑板手的圣地。场地位于沿岸的步行河堤下,是很传统的英式建筑结构,柱子是伞状构造,很像上海的“1933老场坊”。这种结构以前上海各处的新式菜场也是如此,我怀疑这地方过去是菜场的可能性大些。这地方引起我兴趣的除了年轻人不知疲倦地在这个室内障碍场上、下、冲、旋,发出刺耳的噪声外,全场所有的柱子、墙壁,均密密麻麻画满了涂鸦,花花绿绿的很异类,无疑是在向路人宣告:这里是花季少年们的乐园!

  当然,画在墙上的也并不完全是涂鸦风格的前卫艺术,也有写实严肃题材的。下面这张图片,摄于埃克塞特市,那幅人像画,不是用颜料画的,而是在墙上将外墙皮“抠”去一层形成的。不知房主有没有找画家打官司,墙皮抠去一层,雨天不要渗水吗?

  还有一次在海滨小镇纽基(Newquay)路过一家小餐馆,女儿指给我看:“你注意那墙上的人没有?”餐馆台阶上有个人正在抬起胳膊往墙上画壁画。“那个人也是画出来的。”我定睛一看,果然,墙上剥落的墙皮、露出的红砖、门楣上垂挂的蔷薇花枝,包括背对我们正在画画的这个男人,原来都是画在墙上的壁画!真有意思,能乱真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城事·三区
   第04版:民生·社会
   第05版:评论
   第06版:生活·资讯
   第07版:焦点
   第08版:五角场·文苑
街头艺术
江湾五角场拾忆
为啥要学点法律知识
家门口的“老柚树”
青龙湾掠影
杨浦时报五角场·文苑08街头艺术 2020-01-14 2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