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五角场·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带着“钢盅锅子”办酒水

  ■陈茂生 文

  “光盘”如今是“新食尚”,其实上海弄堂生活里早就在身体力行了。

  印象当中,以前上海人家有喜事如结婚生子、老人寿辰都会请亲朋好友“撮一顿”。有的排场还不小,条件差、地方小都不要紧;前客堂办喜酒,圆台面能摆到后客堂乃至4、5个门牌号后的邻居家。而那户邻居通常派1、2个“代表”上台面并特别说明其他人“正好加班”;于是,份子钱不交了“场地费”也免了;面子上记情,账面上扯平。问题是全鸡全鸭上来,喜酒喜烟闹好,亲眷朋友去“闹新房”,酒水“终场”了;前客堂人家要来打扫卫生,后客堂人家说自己来;而台面上还摆着大半条松子黄鱼,大半碗酒酿圆子,没怎么下筷子的红烧蹄髈……是前客堂人家搬进自己房间或后客堂人家顺手“打扫战场”,就是个微妙问题。有客客气气的相互推让也有小心眼的“留一手(碗)”的,无论如何,最后垃圾簸箕里只有骨头没有肉,水斗里堆积的盘盘碗碗也只有残汁没有菜。

  再以后,经济宽裕了,摆酒水“自己弄太吃力,到饭店”,不仅解决了场地问题,而且吃好了各自走人,要看新房沾喜气的爷叔阿姨,“门口头‘大巴士’15分钟后开,大家稍微抓紧点”。曲终人散后衣着光鲜的至爱亲朋立刻变身“贴心仆佣”,从前台底下拿出大大小小“钢盅锅子”分头包干:冷盆倒这里,热炒倒那几个锅子,默契合作少有差错。而一旁的餐厅服务员也乐得只收光盘子。在没有一次性塑料盒的年代,“带着‘钢盅锅子’办酒水”也是风尚。

  “钢盅锅子”办酒水的人家也有难题:连续几天吃得实在有点腻,不吃倒掉又如何舍得?尤其夏天,看着几大锅残羹剩菜发愁。所以在空调、冰箱贵为奢侈品时期有这样共识:大热天办喜酒肯定是“先上车后买票”,六只眼睛拜堂不得已为之。

  老父亲在世时,把菜盆子里最后一点汤汁统统倒一起,一饮而尽舔舔盘边再总结俩字“有油”,全家晚餐才算“隆重”结束。后来发现说菜汤里这不好那不好,这个习惯才未延续。

  上海人把工资、奖金称作“肉里分”,花钱请客如“割”一块身上肉,当然要吃吃清爽;反之非“肉里分”就不锱铢必较了,要情调要氛围要派头要大菜……所谓“吃大户、用大户、消灭大户做大户”,不仅口气有点狂,而且心眼有点坏。

  把盘子里食物吃光简称“光盘”,屁股上没穿裤子俗称“光腚”。在很多老上海人眼中,说倒掉盘子里食物是“暴殄天物”太文绉绉,说是光腚的“塌底棺材”一定给人印象深刻。

  提倡“光盘”的重点是“吃多少点多少”,这个稍微有点难。人多尤其算不准。明明这位仁兄“战斗力很强”,谁知半夜着凉“闹肚子”了;原来那位说好过来,临时被领导叫去开会。所以“吃不了带着走”是关键的第二步。简而言之,是“肉里分”不怕掉面子,不是“肉里分”就想到要看客户脸色,要听老板“调头”……那就吃,吃下去才是自己的。

  如今办酒水,选酒店订菜单,家里年轻人在手机上就搞定了。经历过“带着‘钢盅锅子’办酒水”的只需坐那当“德高望重”的老祖宗即可,别惦记“打包”那点事;这是那位嘚瑟“买单”的暗号。而服务员会帮着打包再套个印有酒店标志的漂亮包装袋,客人觉得服务周到,商家盼你拎着多逛逛街权当“移动广告”,这叫“双赢”。而上下俯仰之间的勤勉实在、面子里子兼顾的实惠实诚则一如既往,亦如古人云“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城事·三区
   第04版:专题
   第05版:评论
   第06版:生活·资讯
   第07版:专题
   第08版:五角场·文苑
带着“钢盅锅子”办酒水
龙登台上数星星
厚重的爱
楚天千里清秋
杨浦时报五角场·文苑08带着“钢盅锅子”办酒水 2020-09-15 2 2020年09月15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