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五角场·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龙登台上数星星

  ■金洪远 文

  浙江的农家乐和老友去过多次,印象里大都居住在山脚或山腰,但这次落脚在唤作“龙登台”的山顶旁的一个山水农庄。放眼满山翠竹,聆听溪流欢唱,从红尘携带而来的酷暑,霎时被一缕缕清凉凉的山风吹得无踪无影。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说尽登高望远的妙处。海拔近千米的龙登台是山中的制高点,据说这里曾是太平天国的瞭望台,从上面可以俯视整个山林而一览无余。翠竹环抱着连绵起伏的群山,一方湖面如一块晶莹剔透的翡翠,随着山风微微抖动;高低不一山坡上,形状和色彩各异的民居掩映在浓绿间,煞是养眼;身后山岭不知名的野花竞相绽放,耳边鸟语欢唱;山区最是多云雾,一团团漂浮在上空,白茫茫的一片,无边无际,伫立久了,似有一种翩翩欲飞的感觉。而当阳光映射其间,云雾又变幻成一朵朵彩云缭绕,怪不得老板娘戏言,如果把这一朵朵彩云摘下来,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但我们一干老友最钟情的还是龙登台夜空那一天璀璨的星斗。

  在山顶六角亭喝茶聊天,清爽的夜风在竹梢一阵阵拂过,送来沁人心扉的清香,惬意!想想此刻在沪上,溽暑难忍,歇凉者哪有这份闲情逸致,早就拔腿打道回府孵空调了。突然,老友大宝指着远处山峰上一闪一闪的大呼小叫起来:“你们看啊,星星!星星!”坐在我对面的雪琴也指着亭子上方的星星嚷了起来,这一嚷其他游客的视线纷纷投向黑黝黝的夜幕,有的还不甘寂寞地扳起手指数起了星星,在旁喝茶歇凉的老板娘笑着站起身,将手指向西方,哇,那璀璨的星斗绵绵密密,仿佛有一双神奇的大手,将星星洒落在夜幕上,闪着那诡异的神情在调皮地和我们私语:你们可真是少见多怪!

  老板娘抿着嘴一个劲地笑,“也是做爷爷奶奶的人了,怎么也像小孩子一样玩起了数星星?”老板娘可能不知晓,数星星可是沪上石库门弄堂小孩子的专利。

  记得儿时在老屋的晒台上,小伙伴聚集在一起,玩的就是数星星的游戏。那时夏夜的空中,一片片,一簇簇的星星又多又亮,刚数完这一片,那一片又从云彩里探出头来,虽然数数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漫天的星斗怎么数得完!只记得亭子间的爷叔讲的织女星和牵牛星最明亮,中间隔的那条白色的带子就是银河,七颗星星组成勺子一样形状的叫北斗星。还记得,母亲和前厢房的阿姨哼唱的是越剧,少不更事的我们当然不得要领,现在回想起她们望星空而唱的,或许是电影《红楼梦》的选段:银河虽阔总有渡,牛郎织女七夕会……

  长大了,工作了,忙于养家糊口,早就没有了儿时数星星的闲情逸致,哪有闲暇时光,去重温那夜空璀璨的闪闪烁烁的星斗?印象里,呈现在我眼帘里的只是那人间的繁星——幢幢高楼里映射出的绵绵密密的万家灯火。有人说,这人间的灯火太明太亮,让记忆里的星辰羞于露面;也有人说,君不见天空时不时灰蒙蒙的,偶尔有三二星星眨巴眨巴眼睛耐不住性子,早就倏地隐去了,更有高人说那是城市规划的缺失,是所谓的光污染惹的祸,哪里寻得见璀璨的星斗和状似白色带子的银河。只有那儿时记忆里爷叔讲的故事还在,母亲和阿姨哼唱的越剧旋律还在,只是星星看不见了。

  欣慰的是,龙登台可以了却老伙伴们久久企盼的心愿,可以扳起手指重温儿时数星星的游戏,一颗、两颗、三颗,一片、两片、三片……山风轻轻地滑过竹梢,掠过亭尖,明明灭灭星光朗照,一如年轻时读过的杜牧的秋夕诗: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不要问我星星有几颗,我会告诉你很多,很多……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儿时的小伙伴在晒台上数着星星,唱着那溢满乡愁的童谣:天上星,亮晶晶,一颗一颗数不清。不是在浙江的山区龙登台,是在我的家乡上海。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城事·三区
   第04版:专题
   第05版:评论
   第06版:生活·资讯
   第07版:专题
   第08版:五角场·文苑
带着“钢盅锅子”办酒水
龙登台上数星星
厚重的爱
楚天千里清秋
杨浦时报五角场·文苑08龙登台上数星星 2020-09-15 2 2020年09月15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