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五角场·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厚重的爱

  ■吴成康 文

  就从50多年前的1964年说起,那年我16岁,上高一,过了暑假就要升高二了。记忆中当年学习压力不大,我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里至多算中上等吧。

  暑假里一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平时总是把我交给学校,付学费、伙食费之后了事;平时从来不管我学习、任高中语文教师的父亲,这一天把我叫到他跟前,问我:“你想上大学吗?”我的回答自然是:“想。”爸爸说:“你想上大学,谁也靠不住,只有靠你自己奋斗,从现在起努力学习。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若干年后我才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八个字出自《三国演义》。但那时我已知道“谋事在人”的含义,那就是做事只有靠自己努力才能成功。自此,我自觉奋发努力,很快我的成绩在班级里跃居前五名。那时的我充满信心,照此干下去,考上一所大学是没有问题的。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混混沌沌中停课2年,高考无望,至1968年作为66届高中生,我与同届的两位学哥三人一起下放到亳县城北公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成为一名下乡知青。

  做下放知青当农民的日子,劳动很累,生活艰苦,这不多说。2年后,比我大两岁的康哥和大我一岁的孟哥先后被招工进了工厂。因我一方面年龄比他们小一些,加之我的家庭是地主成分,故留下继续当农民。1972年因我是66届高三毕业生,被抽调去当地的一所完中任代课教师,教高一物理和初三化学。说来很巧,1973年夏,大学恢复招收第三届工农兵学员大学生,那年安徽省试点考试摸底入学。因为我是正宗的66届高三毕业生,加之又是货真价实的中学代课教师,自然考试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尽管我的家庭成分是地主,但审查后终被安徽师范大学物理系录取。

  后来大学录取通知书被发到公社,本应由公社发给我本人即可,但由于招生工作公社推荐之后不再介入录取工作,此时公社不乐意了。据我所知,在当时极左思潮下,公社那位姓韩的书记说:地主成分怎么可以上大学?自此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便被公社扣下了。不久父亲知道了此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妈妈是家庭妇女,只有爸爸开始东奔西跑,四处找人,托关系,其实作为一名中学的普通教师,也只认识中学里的一些同事,自然老师还是同情老师的;县里和地区一番调查之后,未发现招生中有什么违规之举。2个月下来爸爸一下子消瘦了十几斤。至10月初,我终于拿到了本该早就属于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直到此时,父亲方如释重负。父爱如山,哪个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子女啊!

  离家上学的日子到了,父亲反复叮嘱我一定要努力学习,珍惜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我努力学习自不必多说,自此父亲厚重的爱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城事·三区
   第04版:专题
   第05版:评论
   第06版:生活·资讯
   第07版:专题
   第08版:五角场·文苑
带着“钢盅锅子”办酒水
龙登台上数星星
厚重的爱
楚天千里清秋
杨浦时报五角场·文苑08厚重的爱 2020-09-15 2 2020年09月15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