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时报周末·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余光中和诗的乡愁体

  ■葛乃福 文

  余光中的《乡愁》诗不胫而走,不少人读过甚至还能背诵。他是按时序来写的,“循规蹈矩”写出了诗人对大陆的拳拳之意。

  该诗写于1972年1月21日:“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2007年3月29日余光中又续写了这首诗的如下四句:“而未来,/乡愁是一道长长的桥梁,/你来这头,/我去那头。”

  有人将它谱成曲,也有人将它改编成曲艺来演唱,脍炙人口,喜闻悦读。于是有人模仿它,藩衍出了“乡愁体”。

  这诗之所以流传得广,除内容因素外,和句式整饬也有关系。诗分五节,每节四句,以人生的几个特定时期,以五个连接词“小时候”、“长大后”、“后来”、“现在”和“未来”串联成篇,好读易记。此后诗人陈鼎环将这首诗用旧诗形式来表达,倒变得易读,但较难背诵了:“人生多怅失,岁岁是乡愁。少小离家去,亲情信里求。华年思怨妇,万里卜行舟。未老慈亲逝,哀思冢外浮。而今横海峡,故园梦悠悠。”

  我曾见到过多首“乡愁体”诗,例如《我与祖国》(刘桂荃):“小时候/上地理课/从此,知道了/祖国地大物博/有长江,黄河/富饶美丽/我是他的炎黄子孙/我为他自豪,为他骄傲//长大后/更体会到/我们祖国似花园/花园里的一草一木都可爱/我是一株小草/让阳光温暖照耀/同时,吐出我的清香//到了中年/走南闯北,浪迹天涯/大海波涛,咆哮/小河流水潺潺/我在急流中/奋进/在平静中/安详//晚年了/八十有余/祖国70华诞/小草啊!宛如一株不显眼的长寿花/在繁花似锦中/静静地绽放。”

  我还读过一首《一块高耸的诗碑》(刘新宁,载2018年1月23日《杨浦时报》),作者用乡愁体诗来怀念2017年12月14日谢世的乡愁诗人余光中,读来情意真切:“小时候/你的诗是遥远的云/在天边泛着七彩/我带着懵懂阅读/也带着崇拜//长大后/你的诗是一池绽放的红莲/摇曳着美丽也闪烁着光华/我欣赏品味/谛听着沉落的蝉鸣升起的蛙声//后来啊/你的诗是一抹浓浓的乡愁/在故土在人间/在有水井的每一处流连/我咀嚼沉思/共鸣了一个诗人的情感//而现在/你的诗已化作永恒的乐章/在天国的夜市上展出/如坚挺的碑文/宣示着不朽的存在/你则是一个望乡的牧神,久久凝眺/世间所有的乡愁/都折射在你的余光中(诗里)”。

  光阴荏苒,诗人余光中谢世已三周年了,他曾说:“大陆是母亲”“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我们记住了他的《乡愁》,记住了他对祖国的虔敬礼赞,也记住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赓续与弘扬。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时报周末·焦点
   第03版:时报周末·悦读
   第04版:时报周末·资讯
   第05版:时报周末·健康
   第06版:时报周末·文化
   第07版:时报周末·旅游
   第08版:时报周末·文苑
万宝全书不缺“角”
余光中和诗的乡愁体
图片新闻
元宝智取小饼
“先进”之幸
杨浦时报时报周末·文苑08余光中和诗的乡愁体 2020-11-21 2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