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时报周末·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先进”之幸

  ■周彭庚 文

  我一向长得比较“先进”,跟比我大两岁的哥哥站在一起,人们都以为我是“哥哥”,他是“弟弟”。近两年更是“进步迅速”,当初由一头黑发演变成黑白相间的“二毛”,并不是“朝如青丝暮成雪”,而是前后花了10年时间。但由“二毛”成现在的纯白,只用了两年。而且,白得彻底,偶现一两根漏网的黑发,便很难藏身。所幸的是,“发兵”虽大量减员,不断退缩阵地,但重兵仍坚守顶部,散兵游勇驻扎三面悬崖峭壁,只是本就外突的额头,显得更为宽阔平滑。不像有些朋友,太过决绝,“发兵”殆尽,顶部失守,光秃秃的峭壁寸草不生,理发师亦失去用武之地。然此举虽可获聪明绝顶之誉,且无藏污纳垢之虞,也免“地方支援中央”之烦,省心,但毕竟缺了点儿应有之物,不免遗憾。

  “心灵窗户”的巨变也令人感慨。在下垂眼睑和沉重眼袋夹击下,眼睛不眯也已成缝;躲在镜片之后,虽没隐身却难觅其踪。好几次,我睁大眼睛盯着荧屏,全神贯注看节目,妻子推推我:“别睡着了,小心着凉。”我没辩解,顺势“哦哦”两声。妻子对我的“监督”是时时、处处、事事,她的责任心多强!我是何等之幸!而且,妻子为我受的“委屈”太多了。

  那年,我们乘游轮旅游,结识了一对福建老夫妻,几天相处,颇为投缘。临别时,老夫人看了我一眼,用羡慕的语气对我妻子说:“还是‘老夫少妻’好啊。看他多会照顾你。”妻子一笑回之,未置可否。或许她是懒得解释了。记得那次他们黑龙江“插友”聚会,无论她怎么解释,插友们都不相信我仅比她大一岁,认为她是傍了个“离休干部”。每次去共青森林公园,我不用掏出“老年卡”就可以长驱直入,她总要被叫停验看“老年卡”。此时,我才可以出口气:“我的‘脸面’多大,省掉多少麻烦!”

  发白容憔,虽有时不受人待见,成为“动作迟缓”“纠缠不清”的代名词,所幸“心”未随面容那般“先进”,甚至还有点儿“滞后”。我总感到心尚年轻,眼光还敏锐,脑子不糊涂,常能爬格子,说些小事情,发点儿小感慨;而且心中有打算,脑中有规划,常定小目标,尽力实现之,何老之有?故而,人说我老我不尴尬,不气馁,不计较。我不因“显老”而自轻自贱,也不自骄自躁。早就“知天命”,习于“耳顺”,虽“随心所欲”,但“不逾矩”,还有什么想不通,看不明,要与自己为难呢?

  不教白发催人老,自信人生幸福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成于天然,活得坦然,衰于自然,何须多忧。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时报周末·焦点
   第03版:时报周末·悦读
   第04版:时报周末·资讯
   第05版:时报周末·健康
   第06版:时报周末·文化
   第07版:时报周末·旅游
   第08版:时报周末·文苑
万宝全书不缺“角”
余光中和诗的乡愁体
图片新闻
元宝智取小饼
“先进”之幸
杨浦时报时报周末·文苑08“先进”之幸 2020-11-21 2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