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五角场·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鸡鸣变奏曲

  ■周彭庚 文

  插队农村时,几乎每天都要听群鸡大合唱。

  大合唱气势盛大。一鸡引吭,百鸡高歌,响彻江海大地;东西首唱,南北应和,穿越茫茫暗夜。近者高亢,远者缥缈,高亢者声冲云霄,缥缈者绕梁三日。

  领唱者高低顿挫,随心而出;应和者进退切变,无拘无束。主唱者高亢而不刺耳,清脆而不撕裂;伴唱者柔和而不拖沓,厚重而不沉闷。旋律天天相似,曲谱时时有变,似无序而有章,像旧曲却翻新。在暗夜里高调开唱,在黎明后悄然息嗓。人们天天听而不厌,闻而不烦。

  如果狗在夜半时突然吠叫,会遭到主人的严厉呵斥,但从没见到有呵斥鸡鸣的。相反,鸡鸣还得到人们的褒奖。“闻鸡起舞”,用于赞扬勤奋的人,不也突出了“鸡”比人更早,更勤奋吗?“雄鸡一唱天下白”,鸡鸣带给人们多大的希望!

  记得初到生产队,活干得筋骨酸痛,觉睡得香甜正酣,梦做得欢天喜地,突然间硬生生被鸡鸣包围,心中难免烦闷。

  那时,鸡鸣声势浩大的原因,还因养鸡多。鸡、猪、羊、鸭、鹅是不少农村家庭喜养的“宠物”,但绝不是今天一些人因“闲”而成天把狗、猫等捧在手的“宠”,而是为“改善生活”而“宠”。养几只鸡,卖卖鸡蛋,油盐酱醋就都有了,做件新衣服也不用愁了;来了客人,还可以变出几个不错的菜,够有面子。而且,养鸡还不需要花多少成本。每年春天,孵坊的人就挑着装满鸡雏的扁圆大竹筐来到生产队,送到农家饲养,到秋天才来收钱。母鸡每只2毛钱,公鸡呢,只收1毛钱,虽然母鸡比公鸡多收钱,但在挑选时,人们还是睁大眼睛选母鸡,不希望挑到公鸡。母鸡能下蛋,公鸡慢慢长大也卖不了多少钱,白吃许多食。改变公鸡价值的是上海人的到来。因距上海较近,不少插队远地的知青纷纷找关系转插到南通农村。带来上海人喜吃“童子鸡”的习惯,“小公鸡”的身价陡增。虽然不少公鸡因此而“夭折”,但并未动摇大合唱的根基。

  时间待久了,静心而听雄鸡一唱,虽扰了梦,却带来了新的一天,新的希望。附近每天清晨的大合唱,都是由邻家的公鸡领唱。南邻的公鸡浑身乌亮,闪闪发光,主人为其取名“黑金刚”;北邻的公鸡浑身覆盖黑白小圈点,分不清是黑底白花还是白底黑花,主人唤其“芦花公子”;东邻的公鸡羽毛五彩斑斓,头颈高昂,冠子红艳挺拔,喜欢迈正步,挺高傲的,主人美其名曰“美无敌”。虽然,它们每天都为领唱争先,竞相早起,但都能坚守“职业道德”底线,只在天微曦的一刹那敞开歌喉,决不为争第一而无限度提前。正是它们的道德操守和守时观念,取得了人们的信任,家家以“鸡鸣”安排劳作。

  当然,鸡鸣偶尔错乱也是有的。一次半夜时光,一只黄鼠狼钻进邻家的鸡窝,惊扰了沉睡的整个鸡群,母鸡逃出鸡窝,惊慌失措,“咯咯咯”地乱窜乱叫,公鸡呢,就勇敢镇定多了,振翅扬脖,拉长声音,极有节奏,“喔——喔——喔”地啼叫。而一只公鸡啼叫,引得附近的公鸡都跟着叫起来。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唯一一次鸡鸣“失误”。

  从书本上,也看到过有关“鸡鸣失误”的描写。战士作家高玉宝所写的《半夜鸡叫》,就有这样一段情节:地主“周扒皮”为压榨长工,半夜窜到鸡棚,引起鸡群骚乱,慌乱而啼叫。其实,这也不是“周扒皮”的发明。《史记·孟尝君列传》中早就有这样的记载: 战国时期,齐国孟尝君被困于秦国,逃亡时夜半至函谷关。按规定,晨鸡报晓则开关,随从中善于口技者学鸡叫,果然顺利出关。

  离开农村多年,“鸡鸣”仍常在耳边回响。“鸡鸣五鼓万物苏”,今日再听“鸡鸣”已非昔日可比,便如同冬天布衾里弥漫进一股暖气,温心温体;又似夏日蚊帐里透进一丝凉意,清神清脑。真是鸡鸣声声报春晓,神州处处多妖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城事·三区
   第04版:民生·社会
   第05版:评论
   第06版:生活·资讯
   第07版:焦点
   第08版:五角场·文苑
鸡鸣变奏曲
母亲的春节菜单
腊月(浙江安昌)
耳朵历险记
杨浦时报五角场·文苑08鸡鸣变奏曲 2021-02-23 2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