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五角场·文苑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母亲的春节菜单

  ■任炽越 文

  进入腊月后,迎春节奏越来越快了。

  春节是一年中的大节,家家户户都十分重视,除了忙于掸尘、添衣、购物等,剩下的就是“吃”了。上世纪七十年代,食品还处在计划供应阶段,而且普通老百姓家的经济都不宽裕,要解决春节期间招待客人及一大家子几天的吃喝,家庭主妇的“本事”就显露出来了。

  母亲是那种不显山露水的女人,每年春节的那几天,除了动足脑筋备好宁波人传统的菜肴外,还会想尽办法“急中生智”烧几样新的美味小菜,让我们尝鲜。几年下来,日积月累亦形成了母亲的春节菜单,成为我们脑海中美味菜肴的范本。

  我的父母都是宁波鄞县人,外婆是舟山人,母亲平时烧的家常菜以甬帮为主,春节里的“创新”菜也离不开浙江菜系的范围。

  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芋头烧乌贼。那年春节前,乡下的舅舅托人捎来几只奉化芋头,舟山表姨夫的渔船送货到水产公司,特意在小年夜晚上送来几只新鲜乌贼。母亲看了后暗喜,她不动声色地对我说:“我要烧一只外婆的拿手菜给你们吃。”并叫我不要响。

  年夜饭开始后,冷盘吃得差不多时,母亲将芋头烧乌贼端了上来,她笑吟吟地让我们尝尝看。

  我夹了块芋头塞进嘴里,只感到脆而粉的芋头,全是乌贼的鲜香味,不禁说道:“好吃!”三姐把一块乌贼放在嘴里,问母亲,这乌贼怎么与平时吃的不一样,有一股特殊的清香?母亲道这就是奉化芋头的香味。母亲告诉我们,这是外婆传给她的,这道菜要求乌贼与芋头都必须是新鲜的,否则烧不出这股清香鲜来。这是以前船上吃的家常菜,又下饭又管饱。几个姐姐纷纷向母亲讨教手艺。母亲说,芋头放油锅炸后待用,乌贼用酱油红烧,起锅前放入芋头,略一翻锅,就可盛盘。此菜原则是乌贼不能烤老,芋头炸得要适中,否则这个效果也出不来。

  其实,那顿年夜饭后,我们再也未吃到过这般味道的这道菜,因为菜场供应的都是邦邦硬的冻乌贼,也看不到正宗新鲜的奉化芋头了。

  有时候,母亲的“创新”菜,还是在无奈中灵机一动想出来的。那年好像是大年初三,计划中的客人基本都接待过了,中午突然临时来了拨客人。

  母亲一头扎进厨房,忙得晕头转向。宁波人春节待客水笋是不能少的,她掀开大砂锅一看,已只见水笋不见肉了。她又拿出菜橱里的一只搪瓷烧锅,幸好里面还留有几排黄澄澄的俗称“元宝”的蛋饺。只见母亲从大砂锅中捞出一部分水笋,放在一只小砂锅里,又舀了些肉汁进去,然后铺上两层蛋饺,放在炉上一煮,顿时香味四溢,在肉蛋的香味中混合着笋的香味,引得我们垂涎。我不禁掀开盖子一看,只见暗红色油亮的水笋上,水气在黄澄澄的蛋饺表面跳跃,香气直冲而来。这道被母亲命名为“水笋煨元宝”的菜,送上桌后,被“一抢而光”。

  还有些菜,是母亲根据接待客人的特点,研究出来的。有一年春节,宁波老家有一位我们称之为姨外婆的小脚吃素老太来上海做客,轮流在几位阿姨与我家吃饭。老人家一到我家就对母亲说:“阿苏(母亲小名),我糯食没吃爽,侬多弄点糯食给我吃吃。”

  母亲想圆子年糕这些常规糯食,她在乡下头吃得多了,于是在猪油皮子(用糯米粉放在猪油里炸的一种小饼子)上动起了脑筋。只见母亲先煎了几只荷包蛋,再将荷包蛋放在盐水里回一下,煮软待用。又将糯米粉做成一只只小饼干大小的饼子,下在猪油里炸熟,再将饼子用糖水炒干,这时饼子上滚动着猪油与糖水混合的小水珠,随即将荷包蛋铺在小饼子上,趁热端给老人家品尝。

  老人家一口气吃了好几只小饼子,又夹了只荷包蛋放在嘴里慢慢嚼着,这才回过神来问母亲:“阿苏,这是点心还是菜啊?”母亲答道:“侬不要管是什么,好吃伐?”小脚老太连声道:“好吃!好吃!在乡下从来没吃过。”母亲说:“这是菜点呀!”姨外婆搂着母亲乐了。

  这只是母亲春节菜单中的“冰山一角”,那菜单上还有许多吊人胃口的菜。物资匮乏的那些春节记忆里,母亲那些春节菜单中的美味佳肴,折射出当年的社会与文化特征。

  其实在千千万万个家庭中,有无数勤劳智慧的主妇,她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春节菜单,让一个个小家庭度过欢乐体面的节日。

  文苑投稿电子信箱:

  zfk@yptimes.cn,欢迎投稿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城事·三区
   第04版:民生·社会
   第05版:评论
   第06版:生活·资讯
   第07版:焦点
   第08版:五角场·文苑
鸡鸣变奏曲
母亲的春节菜单
腊月(浙江安昌)
耳朵历险记
杨浦时报五角场·文苑08母亲的春节菜单 2021-02-23 2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